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关于加强司法能力建设——以完善法官培训体系为视角的调研报告
  发布时间:2014-05-14 08:40:36 打印 字号: | |

 作者:天津二中院  王玉霞  刘振莹


    法官审理案件不仅需要知识,需要经验,更需要智慧,加强司法能力建设毫无疑问是一项系统工程,仅靠法官的自发改进是难以实现的,法官司法能力的加强有赖于法院内部高效运转的培训体系的支撑 1。只有完备的制度保障和高质量的培训内容才能实现法院司法能力建设的“形神兼备”。因此紧密结合法官培训规律,着力强化教育培训的顶层设计是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 2。
    一、高效的培训体系是促进法官司法能力提升的持续动力
    从应然角度看,司法能力作为人民法院法官依法履职的基础和保证,不仅是对其能力全方位的评价机制,也是对于法官发展方向的要求。正如法谚所述,法官就是法律由精神王国进入现实王国控制社会生活关系的大门,法律借助法官而降临尘世,司法能力建设应当着眼于法官主体。为了让法官能够更好地认识和把握司法规律,运用司法手段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法院内部培训部门必须能够全面地对法官进行教育培训,而这也是法院司法能力建设的重要内容。
    从现实层面看,现有法官培训体系对于提升其司法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统计数据显示,近5年来,最高法组织培训各级法院审判人员8.5万余人次,年度培训人数增加约10%。修订法官培训条例、对法官培训的基本原则、组织管理、内容形式、保障条件、监督考核等基本问题做了全面规定;同时,突出强调对思想政治教育和司法能力培训,并加大了组织保障力度3。 
    二、现有法官培训体系尚有待进一步完善
    随着法官司法能力建设要求的不断升级,法官培训体系的确存在有待完善的方面。笔者仅就作为一线培训工作者,感触较深的内容,做一粗浅分析。
    (一)贴近和满足法官培训需求成为不能承受之重
    现实工作中,提及培训,不少法官要么不感兴趣,要么视为放松休息,能够得到参训人员一致好评的培训实在是凤毛麟角。究其原因,除了个别人员丧失学习热情和动力的极端情况外,培训是否真正契合了法官的需求,恐怕是一个不能回避的原因。多年来法官培训职能部门一直都在探索贴近并满足法官的培训需求的措施,但在现有条件下,如何实现这一目标,却是众说纷纭,方法不一,效果差距巨大,贴近和满足法官培训需求在很多情况下也流于形式和口号。
    (二)目标管理还需进一步清晰
    目前的培训渠道主要包括外出调训和本单位内训。外出调训是选派法官到专门的教育机构进行短期的集中专项培训,而院内培训则是法院自身组织本院法官干警进行的业务与岗位方面的培训。两种不同模式的培训各有特色及侧重点,但实践中培训与目标的匹配度还不够高。例如外出调训辐射范围有限、培训资源的共享程度不高等问题突出,甚至有些被视为放松调整的机会,培训匹配无从谈起。本单位内训有较为明确的主题思想,但是与之相配的培训方式则过于零散,没有形成严密的体系安排,系统性不强,师资水平不稳定、连续性较差,对法官的吸引力不强,整体的培训效果上也要比预期差很多。
    (三)培训内容与形式的契合度有待进一步提高
    目前来看,有些法官培训的“形”和“神”没能够达到高度统一。这里的“形”是指法官培训的方式方法、机制结构,而“神”则是指教育培训的主要内容,即内核。培训内容可以分为不同层次:知识学习-技能培训-态度养成-潜能开发。 4若针对不同层面内容的培训方式方法不加细化区分,多头培训或培训盲点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培训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四)培训热情还需进一步激发
    何为高质量的培训恐怕也是见仁见智,然而高质量的培训除了培训组织者的不懈努力外,与培训对象的主观认知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的,在个别法官心中,直接地、迅速地转化为审判实践效能的培训才是有用的,能够使身心得到放松的培训才是有益的,此外的培训一概没有兴趣,培训现场打盹走神、溜号逃课的现象也就屡屡上演。
    三、进一步优化法官培训体系的现实基础
    (一)培训资源配置优化的空间广阔。司法能力建设要解决的基本矛盾,是司法资源与司法需求之间的矛盾,因此司法能力建设也是一个如何配置和管理司法资源的问题。 5同样,培训是一个利己的过程,相对优势原理认为,人们应当从事机会成本低于其他事情的事情。 6在找到利己因素之后,怎样最大化地激发培训者的潜力,这也就是资源配置所要达到的目标。由于培训的力量有限,需要培训的方面很多,主要对哪些内容进行培训是培训组织者需要考虑的;对资源的配置也体现在选择培训对象的方面,如外出培训,由于机会较少,那么选择怎样的法官才能将培训的效果最大化,是接受能力强的法官,还是实践经验丰富的法官?另外,从目前的法官学历层次讲,本科学历人员成为法官队伍主体,研究生学历人员比例不断上升。 7学历结构的改变,必然带来资源优化选择的多样化和配置重点的转移,相应地需要一个动态调整的培训体系。
    (二)精细化培训,效能提升潜力巨大。精细化管理是基于精益求精的文化思想,充分发挥人的主体性和能动性作用,在常规管理的基础上,把管理目标和工作流程进行科学的细分量化和优化,运用标准化、专业化、制度化、数据化的手段,使组织管理各单元精确、高效、协同和持续运行,以获得更高效率、更多效益和更强竞争力的先进管理文化和管理方式。 8尽管对于精细化管理的定义,莫衷一是,但是作为一种先进的管理文化和管理方式已经被广泛的接受。因此精细化培训通过在过程上下功夫,在各个环节上要求精和细,实现管理责任的具体化,明确化,建立高效率的机制,法官培训潜能开发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三)培育法律实践理性的迫切需要。事实上,实践理性是指人从事和选择正当行为的机能和能力,它表明人具有从事正当行为的欲望、愿望和能力,同时还表明存在着评价人的行为正当与否的一种公共的或普遍的标准。 9在现实中,法律人对法律思维的认识也不是很清楚,并不是每个法律人都能够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思维方式与其他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正如美国法学家本杰明?卡多佐在《司法过程的性质》讲演稿中所讲的:“人们也许会想,任何法官都会认为可以很容易地描述他沿袭了成千上万次的司法过程。然而,没有比这离事实真相更为遥远的了。” 10因此法官的实践理性有赖于通过教育获得并提高,这不仅是法官持续性培训的意义所在,而且是其一项重要任务。笔者所在单位进行的一次走访调研中,80%以上法官们的需求集中在业务培训上,正是法官渴求法律实践理性培育的缩影。
    (四)法官自我实现和自我突破的需要。马斯洛提出的“需要层次理论”认为,人类需要的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所谓自我实现,实际是指人具有发挥自己的潜能、表现自己才能的需要。人们需要一种适宜的工作环境、工作条件、使人们能在这种条件下充分挖掘自己的潜力,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 11培训机制的高效运行,必然带来培训效果的大幅提升,不仅促进法官核心司法能力的增强,同时培训中所创设出的良好工作氛围也为此后的工作环境、管理制度的改善和创造提供有利条件,调动法官们的积极性,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其心理需要。
    四、 不断完善法官培训体系,提升其系统化规范化水平
    综上,有效的法官培训应当“形神兼备”,只有完善定位准确、任务清晰、标准明确、流程规范、体系开放的法官培训体系,实现培训内容与形式的契合,才能达到培训课程与培训对象的高度匹配,实现培训效果的最大化。
    (一)更加分明的多层次性培训为主导。一是培训的内容明确化。不同地区、不同审级、不同教育背景的法官对于业务培训的需求是多样化的,但由于法律职业的同质性,使得类型化与具体化培训变得可行。从内容上讲,疑难案件类型化问题、新法律法规适用、审判技能的锻炼等应在不同层面上由不同的培训主体负责,做到分层明确,这样在选派参训对象时也可以实现极强的对应性。二是实现培训课程精品化。当前培训的重点并不仅仅在于传送信息和知识,而是获得实践中的技巧、技能、价值观以及适用知识的能力。 12因此,可以通过系列精品课程的培树,建立系统的培训课程末位淘汰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课程设置的自然分层。三是培训载体多样化和实施具体化。如《2013-2017年全国干部教育培训规划》明确了数量指标,“加强脱产培训,保证不同类别干部每年达到一定的调训率、参训率和人均脱产学时数。拓展网络培训,保证网络培训达到一定覆盖率和人均年学时数。” 13据此,法官培训亦可探索对不同载体的分类和量化,拓宽培训渠道,实现各层面培训的效果聚集。
    (二)规范的法官教法官是基础。为什么有的事情是边干边学,而不是花费更少时间的书本中学到?根本上说来,一个人的经验是难以“传授”给另外一个人的;“一个人的经验”这种说法本身就说明经验乃是发生在人们自己身上的经验。 14经验和无私利是“智慧”的重要成分,不幸的是它们又一直是最为模糊的概念之一。 15因此,畅通法官个人经验累积渠道显得极其重要又颇具难度,如何实现积极主动的学习而非被动灌输,一直是难点问题。笔者所在单位开展的针对预备法官群体进行的预备法官审判实践锻炼,尝试预备法官从学院式培训向实践式培训的转变。为使预备法官能够在“迎战”状态中提高司法能力,专门设计了复合型训练项目,由相关业务庭为其选择具体案件作为迎战样本,对案件程序性环节、审判技巧、实体审理进行多层次训练。在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法官职业中,这种体验式培训的作用不言而喻,正是有了无数次的演练、对诸多细节问题的反复掌控学习,才能实现法官“实战”状态下更高层次的提升。诚如亚里士多德所言,实践的智慧需要细节的知识,法官教法官的内容传承的不是经验,恰恰是在“实战”状态下的细节知识。加之法官教法官作为一种岗位培训途径,天然具有的灵活性、辐射性优点,使之当然成为法官培训中的基础性环节。诚然,法官教法官必须改变无序、自发的状态,需要各个参与主体有意识的积极行为,如上述笔者单位开展的预备法官审判实践锻炼对带教法官、预备法官及相关主体的任务及审判实践锻炼的运行进行了明确的规定。在今后的培训实践中,应尝试对不同层面法官教法官的分类化指导。
    (三)逐步形成完备共享的精品课程信息库是保障。一方面,信息交流互通在组织培训中往往能够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当前的工作中,一部分法院一线教育培训工作者因资源共享度不高,导致对培训风险评估、效果评估信息不足,影响了培训质量。如果通过共享培训师资、课程设置信息,可以最大程度减少盲目性,又可以根据需要增强自主性选择,充分利用现有教学资源,进行订单式的培养。另一方面,实际工作中组织调训的资源占比重较小。以笔者所在的单位近两年参加外出学习为例,据不完全统计,参加外出系统性调训的人员不足30%。由此可见,把集中的优势培训资源覆盖到各法院的自主培训之中,对于培训质量的提高和培训体系的优化是非常重要的。在不断完善师资库、案例库、精品课件库的基础上,更要进一步提高培训项目管理信息化水平,注重教学资源与教学信息的收集、整合,拓宽共享资源的受众范围,建立一个在特定课程范围内规范化、一体化、开放的课程平台。
    (四)着力于精细化实施是关键。培训的实施除了课程的选择,如何实施就成为重中之重。因此要把复杂多变的项目管理—简单化;把琐碎的日常事务工作——流程化;把流程化的业务-精细化。 16实际上诸如培训时间的安排、培训的时长、培训的考核形式等细 需求调查、计划制定、课程开发、培训评估多个环节,通过机制化的运行实现整个培训快速高效运转的模式,可以保证整个培训是有帮助的、有效率的。
    (五)注重内在综合素养的提升是根本。法院要实现其司法裁判职能,必须由作为个体的法官来实现,正如史尚宽先生说:“虽有完美的保障审判独立之制度,有彻底的法学之研究,然若受外界之利诱,物欲之蒙蔽,舞文弄墨,徇私枉法,则反而以其法学知识为其作奸犯科之工具,有如为虎添翼,助纣为虐,是以法学修养虽为切要,而品格修养尤为重要。 17普遍的司法保正之实现,需要在司法实践中培养法官忠诚于法律,不屈服于权势,保有无私的优良品质和独立人格。 18可见,对于法官司法能力起关键作用的不仅仅是知识、技能等“门槛素质”,更是基本道德素养、积极的心理素质、个性特征、自我成就感等综合素养。对于法官综合素养的挖掘培育,有助于实现其个人价值观与组织价值观高度契合,增强提升司法能力的内驱力。例如,随着案件数量连年增长、压力增大,法官对于缓解压力方面的关注度也不断上升,笔者所在单位,近两年来已连续组织过多期心理疏导和司法礼仪方面的培训,得到了广泛的认可。因此,全方位、多角度的法官教育培训体系的建立,必然要以提升法官综合素养为基石。

注:
    1、本文所指司法能力仅就法官在审判工作中对于法律方法和司法技术的运用的能力此种狭义角度做以阐释。同时囿于篇幅,为了更集中说明问题,仅从法官培训的角度做以阐述和论证。
    2、载于《法制日报》2013年7月26日版。
    3、 载于《法制日报》2013年7月26日版。
    4、朱泓月:《管理学视角下的企业员工培训》,《时代报告》2012年2月版。
    5、杭涛,石必胜《经济学视角下的司法能力基本问题分析》,法治论丛第21卷第4期, 2006年7月。
   6、 [美]曼昆著:《经济学原理(第3版)》,梁小民译,机械工业出版社,2005,44页。
    7、载于《法制日报》2013年7月26日版。
    8、仲国民、褚衍清、骆宝丞:《关于大众化背景下精英人才精细化培养的思考》,《理论纵横》2011年10卷第4期。
    9、葛洪义:《法与实践理性》,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年94页。
    10、[美]本杰明.卡多佐:《司法过程的性质》,苏力译,商务印书馆2003年版,第1页。
    11、赵国祥:《管理心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年7月版。
    12、华莱士(J.Clifford Wallace):《司法培训的角色和应有之义》,吕芳译,《法律适用》2007年第9期。
    13、载于《人民日报》2013年9月29日08版。
    14、理查德.A.波斯纳著:《衰老与老龄》,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年,196页。
    15、引自,douglas h powell(与 dean k whitla合作) ,profiles in cognitive aging,ch.1994.
    16、姚群:《由精细化管理谈培训项目的日常管理》,《现代企业教育》,2012年12月期。
     17、史尚宽:《宪法论丛》,荣泰印书馆1973年版,第336页。
     18、万鄂湘、李克:《法官综合培训教程》,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6年5月第1版。

编辑:曹家平
来源: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