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行司法为民征文】石大爷的心结
  发布时间:2015-02-21 10:15:23 打印 字号: | |

天津二中院 雷玉怀

    在多年的审判实践中,王国庆法官始终坚持“以理服人、以情感人、以法引导、用心巧说”的做法,成功调解了上百起案件,最大限度地缓解矛盾、化解纠纷,消除了当事人的“法结”和“心结”,让当事人切身感受到了法官的亲和力,拉近了当事人与法官的距离。
这不,他又带着书记员踏上了调解之路!
    刚到村委会,屁股还未落椅,屋后就传来了几声“咩……咩……”的羊叫。
    “哎呦,王法官,你的当事人来的可真快呀”村委会的老赵头也不抬地跟王法官打趣道。
    “老人家虽然起诉了,但心里放不下呀!”王法官一边应着老赵,一边起身往外迎接着石大爷。
     “大爷,您来了,快进来坐吧。”王法官看到走路已经有些不稳,怀里抱着一只,身后还跟着一只小羊羔的石大爷招呼道。石大爷八十多岁,有五个儿子,可是却没有一个愿赡养他。   
   “王法官您说,如果法院判了,他们要还是不养我,那可怎么办?”石大爷好像只有这么一个问题,已经问了无数遍。
   “养儿防老,你那些儿子不孝顺,法院会替你收拾他们的!”老赵头抢着回答后,转过脸说:“王法官,你就这样对他说,老人家就懂了。”说完他笑了笑。
     不一会,老人的儿子们都到齐了,有几个还带媳妇一起来的。看这架势,调解肯定不会顺利。
     老大抢先表态了:“我年龄也不小了,身体还没有俺爹的好,我一直靠女儿养,哪有钱给他。”
     “那你更能体会到老人的感受,你有女儿可以养老,老人有儿子,还是五个,为什么就没有人去养活他。你是老大,更应该给其他几个兄弟做个表率。”王法官反驳着他的话。
     老二气鼓鼓地开了腔:“他现在想起我们了,我小时候可没少挨他打,家里穷得叮当响,要那么多孩子干嘛?不让我和大哥上学,活儿都让我俩干了,他对老四、老五最好,我看让他俩养最合适。”他怒气未消,红着脸站在那里。
     老四、老五听了这些话,立刻反驳:“二哥,话可不能这样说,上不上学我们说了也不算,那时候没上学的人多了,你和大哥活干的多不错,可分家的时候,你们俩仗着年长分的东西最多,现在你们不养谁养?”
     老三媳妇说:“我们没说不养他,可是他总是伸手找我们一家要钱,为什么不找其他人家要呢?以前我也常说让他来住一段,可是他非要把羊一起赶来,都什么岁数了,还放羊,弄得满院子臭味。我还是那句话,要钱一分没有,我可以管他吃住,但是羊要是跟着来,那可没门”。
     ......
     屋内顿时炸了锅。他们各自说着自己的“困难”和不养的“理由”。石大爷坐在那里低着头,始终一言不发,对于他们的话,他好像听到了,又好像没听到。
     “你们都说完了吧,让我说几句吧!”王法官提高了嗓门儿“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管以前怎么样,那都过去了。老人现在年纪大了,如果你们再因为以前的那点是是非非,斤斤计较,将来他老人家出了事,你们谁都跑不了。现在只是让你们尽一尽赡养义务,你们就这么大意见?”
    看他们的眼神都有些胆怯,王法官接着说:“你们几个的家庭情况我们都了解过,不像你们说的那样,可能有几家是不太富裕,但是你们五个,总不至于养不活一个爹吧。你们也都为人父母,难道不懂上行下效的道理?如果你们现在不养他,也许若干年之后,你爹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你们一个个站在这里都是家里的顶梁柱,难道就愿意因为这点事被村里人戳一辈子脊梁骨?”王法官的这番话让五个儿子彻底哑了火。
    随后,他采取面对面、背靠背的方法做着调解。三个多小时过去了,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碍于情面,也许是畏于法律,五个儿子在调解协议上签字,同意轮流赡养老父,每月还愿意支付老人一定的零花钱。
    王法官把石大爷送到门口的时候,他又问:“他们会养我吗?”
“会,您不是拿着调解书吗,他们不养,有王法官来这儿替你出气”老赵头又一次抢着回答。
    多年来,王国庆法官始终把对人民的深情体现在默默的行动中,为当事人提供热情的服务和帮助。他总说,法官首先必须与时俱进、思想更新,有思想才有思路,有思路才有门路。法律不是冷冰冰的僵硬条款,每个法条后面都蕴含着深深的法治精神和人文底蕴,作为新时代的法官,应注重法与情的有机统一。司法是神圣的,同时又是艰辛的,像考古一样,需要艰辛探索和论证。正是他始终恪守着这份理念,让许多当事人的权益得到有效保护,感受到了司法的温暖。
 
 
来源: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