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滨海法之苑 > 学术研讨
虚假民事诉讼之识别研究 —以法院实践经验为视角(1)
  发布时间:2015-10-27 09:22:09 打印 字号: | |

  

虚假民事诉讼之识别研究---------以法院实践经验为视角1
 
天津二中院 王娟
 
“法律是公正与善良的艺术。”——古罗马法谚
    一、问题的提出:
    案例一
    某公司因李某欠其贷款100万元及利息将李某诉至法院。李某为了逃避偿还该公司的债务,与其朋友罗某串通,虚构了欠罗某150万元的事实,并制作了假借条,让其朋友罗某去法院起诉让其偿还借款。法院受理了该案件后,为了尽快结案,罗某提出希望法院能尽快安排调解。在调解的过程中,李某不但积极承认其曾经欠朋友罗某 150万元的事实,而且表示会尽快地偿还。在法院的调解下双方很快达成一致,李某将自己的汽车、房屋等全部折抵给罗某用以还债,并凭法院的调解书,立刻去办理了过户手续。而当原告某公司与李某的案件审结后,李某已无任何财产可供执行。
    案例二
    2012年5月3日 ,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受理王某某诉韩某某民间借贷案,韩某某欠王某某人民币1万元。韩某某为美国籍,居住地在上海,该院当天立案,当天调解结案,调解内容为被告韩某某用其所有的沪A00622号桑塔纳轿车折抵还款,并协助原告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同一时期与此相同的案件有56起,被告虽不同,但均有共同特点:身份为台湾人或外国籍,居住地在上海,欠款金额9000元-10000元人民币不等,法院的审理一律以简易程序、调解结案,调解方案是被告还钱并用上海车牌照抵债。经查,上述案件均为虚假民事诉讼,当事人的目的在于低价获取上海车牌照,法官也因涉嫌参与造假受到处分。2
    案例三
    北京某房地产公司为骗取贷款,借用或者虚构证件,与自己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还清贷款后,该公司为注销合同,将虚假购房人名下的产权恢复到己方名下,制造了一场虚假的合同纠纷。该公司充当原告,让其员工焦某等五人持伪造的居民身份证,分别冒充之前购买房产的王某等被告应诉,同时原被告双方的代理律师也是由该公司一手安排的。最后,该案经受贿法官罗某审理后,以调解方式解除了王某等人与该公司签订的五套购房合同,该公司如愿通过房产登记部门获得产权。之后经过检方调查,涉案的公司、代理律师、法院系统相关人员被依法提起公诉。3
    类似于上文所述的这些虚假民事诉讼案件近几年不断的涌现,渗透到法院立案、审判、执行等各环节,危害面甚广。虚假民事诉讼行为人主要利用法院的审理程序和法院的权威来达到非法目的,直接损害的是人民法院的正常审判秩序以及法院权威,“法治取决于甚至可以说等同于法院的公信力。……摧毁公众对法律的信任,也就摧毁了法治的基础。”4虚假民事诉讼问题愈加严重,如何识别和防范虚假民事诉讼案件便具有了相当的紧迫性和现实意义。本文从分析总结虚假诉讼的特征原因入手,试图为法院和法官在审判实践中如何甄别虚假民事诉讼案件提出设想和建议,力求在诉讼的初始阶段将其剔除。下面首先结合上面的三个案例对虚假民事诉讼从理论层面进行深入解析。
    二、虚假民事诉讼的理性探究
    (一)虚假民事诉讼的内涵
    在我国,虚假民事诉讼尚非一个具有确定内涵的法律概念,一般指诉讼参加人恶意串通,虚构民事法律关系或法律事实,经由符合程序的诉讼形式,使法院作出错误裁判,从而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理论上属于恶意诉讼的一种类型。5
    (二)虚假民事诉讼的特征
    1、案件类型的相对集中性。从以上三个典型案例可以看出,虚假民事诉讼案件类型主要集中在财产纠纷领域,如民间借贷纠纷、离婚财产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物权转移纠纷、破产案件等,其目的主要在于逃避债务、损害他人利益、获取不正当利益、达到通过其他正当途径无法达到的目的、阻挠生效法律文书执行等。
    2、行为主体身份的特殊性。当事人多存在较为密切的利益关系,比如案例一中双方当事人为熟悉的朋友,案例三中全部当事人乃至代理人都是虚假民事诉讼行为人一手安排的,实践中还存在当事人之间是近亲属或关联企业、上下级单位的情况。
    3、实体与程序法律关系的虚假性。实体法律关系的“虚假”通常表现在“捏造案件事实、隐瞒事实真相、虚构法律关系”,比如案例一中李某与罗某捏造本不存在的借款事实;程序法律关系的“虚假”通常表现在“虚构诉讼主体、冒名顶替、伪造授权”,比如案例三中的五被告都是冒充的,只要二者居一均可以构成虚假民事诉讼。
    4、诉辩主张的一致性。虚假民事诉讼当事人不存在真实的利益冲突,利益一致,表现在主动认可对方诉称的事实或提供的证据,缺乏实质的诉讼抗辩,或者表面上抗辩,但对其抗辩事由不提供证据,导致法院作出对对方有利的裁判。
    5、结案方式的倾向性。以上三个虚假民事诉讼典型案例都是以调解结案,事实上,实践中虚假民事诉讼以调解方式结案的占大多数。虚假民事诉讼案件当事人往往利用民事诉讼法中自认制度的漏洞,串通一致,积极要求调解结案。而法官基于结案率和调解率指标的压力,个别法官受到当事人的贿赂,不主动审查当事人自认的事实是否真实,更不会依职权调查存疑的证据,致使大量虚假调解案件产生。
    三、虚假民事诉讼的识别
    现有的虚假民事诉讼研究大多在危害结果发生后的救济措施,然而笔者认为在事前预防更有助于节约司法资源,所以在事后救济与事前预防之间,应该更为重视预防。而预防的前提是妥当地识别虚假民事诉讼,这是防范与治理虚假民事诉讼中最大的难点。
    (一)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原则
    有效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原则就是要处理好审判权与诉权之间的关系,对合理怀疑有虚假民事诉讼可能的案件加强审判权对诉权的制约,“法官有责任通过司法能动在维护法律秩序与实现社会正义之间维护一种有益的平衡。”6具体而言就是法官在合理合法行使审判权的范围内,强化法官对有虚假民事诉讼嫌疑的当事人诉权的审查职权包括释明权、调查取证权等。强化法官的释明权可使法官通过向当事人询问案件细节的方式发现疑点,从而有效甄别出虚假民事诉讼案件,对于有效遏制虚假民事诉讼具有重要意义。法官不再仅仅局限于被动接受当事人的陈述,而是通过主动询问的方式,督促当事人将案件事实陈述完整,对证据和事实的审查应该更加主动、全面。法院的调查取证权是另一项十分重要的审判职权,这里主要是指法院依职权主动调查和收集证据。
    (二)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路径
     1、通过立案环节进行审查识别——“三书两审一移送”
    “三书”——各级法院可在立案室或大厅设置禁止虚假民事诉讼的警示告示,同时向立案当事人发放《诉讼风险告知书》,明确告知当事人虚假民事诉讼可能承担的不利后果,以示警戒;
立案时要求立案当事人签署确认《诉讼正当性承诺书》,保证其陈述及举证是真实客观的,不存在伪造证据、恶意串通等情形,否则自愿接受法律规定的罚款、拘留甚至追究刑事责任的制裁措施;
    要求立案当事人填写《案件关联信息披露书》,即要求当事人提交与本案有关联的案件信息,如自己为另案当事人或与本案诉讼标的有关的其他处分信息,写明其他受理法院、案由、案号、标的、案件进展等情况,最后释明当事人不如实提供的将以妨害民事诉讼行为论处,其产生的不利后果由当事人承担。对无正当理由拒绝签署《诉讼正当性承诺书》和拒绝填写《案件关联信息披露书》的当事人,以起诉丧失正当性、不符合案件受理条件为由裁定不予受理。
“两审”——审查当事人身份:立案人员在审查立案材料时,除了一般审查外,还应询问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亲属或其他较为密切的社会关系,原被告是否在其他案件中与案外人存在争议,注意原告起诉的事实及理由是否有异常情况;
    审查代理人身份:为防止虚假代理,立案人员应当要求作为自然人的当事人本人到场,因特殊原因无法到场的,其委托代理人应提供相应的证明,并出具授权委托文件,同时立案人员通过有效的联系方式加以确认。法人或其他组织提起诉讼的,应提供营业执照副本、单位组织机构代码证、有主要负责人签署或盖有公章的授权委托书、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明及其有效的联系方式。7
    “一移送”——如查实是虚假民事诉讼的,应不予立案,并及时上报,予以严肃处理;如果发现存在嫌疑又不能一时确定的,应将情况记录随案移送相关审判业务庭,以引起业务庭审判人员的注意。
    2、通过对证据的审查识别——不轻信自认,加大依职权调查取证的力度
    证据造假是虚假民事诉讼行为人的惯用手段之一,这就需要法官在审理中善于识别,不轻信当事人的自认事实。在整个认定过程中,应充分审查被告的质辩意见及反驳证据。要注意发现当事人双方提供的证据中不符合常理之处,以发现伪造、变造的证据;要认真审查被告的质证意见,考察双方的经济能力、职业情况及平时的交往情况,查清证据形成的过程,根据证据的不同法定种类特点及来源以确定其证明力。发现可能涉及到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即使是当事人双方陈述高度一致的事实,仍要求当事人提供必要的证据加以佐证,必要时应主动依职权调查,尽可能查清案件的真实性。
    对容易发生虚假民事诉讼领域和存在虚假民事诉讼嫌疑的案件,应加大法院依职权调查取证的力度。对于当事人提供的有虚假嫌疑的证据,法院可主动进行调查核实,要对证据的来源、真实性、与其它证据的关联性认真审查;对于当事人提供的孤立的直接证据,要改变只重视直接证据,忽视间接证据的做法,必要时应该主动调取与该证据所证明的事实相关的其他证据,将全部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全面研究,如无法形成有证明力的证据锁链即可识破虚假民事诉讼。
    3、通过对调解的审查识别——诉前诉中调解的不同处理
    民事诉讼的对抗是贯穿于诉讼全过程的,而虚假民事诉讼最大区别是不具有对抗性,密切注意这一点,也能有效进行识别。因为一般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都会据理力争,即便最后达成一致的调解意见,也是通过法官大量的说服工作,是当事人为了避免更大的风险和损失作出的妥协。而虚假民事诉讼的行为人往往主动认可对方的主张或证据,对于事先已设定好调解内容,迅速达成一致。
    法院在审查立案时如发现双方当事人都无争议的案件,可以尝试进行诉前调解,法院不予立案,经双方当事人同意,将案件移交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调解,以人民调解组织的名义出具具有民事权利义务内容,并由双方当事人签名盖章的人民调解协议,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质。
在诉讼调解过程中,首先,要慎重审查当事人诉讼的目的。如果当事人无争议,直接要求调解,可尝试进行非讼化处理,不予出具调解书,不赋予庭前调解阶段达成的调解协议对案件事实的证明力及强制执行力,而仅仅作为法院对双方意思表示的确认,以防止当事人利用诉讼文书的权威性谋求不当利益。其次,要慎重审查当事人对有关事实自认的真实性。应密切关注调解环节中当事人的行为和表现,考察双方当事人的关系是否正常,必要时,应要求当事人对履行调解协议的能力提供相关证明,要注意区分自认事实是为真实解决纠纷作出的让步还是虚假民事诉讼当事人利用的工具,法官应在全面考察案情的基础上作谨慎判断。第三,要强化对调解协议合法性的审查。
    对于易发生虚假民事诉讼的高危类型案件的个性化识别
    A、对于民间借贷案件,要认真审查涉案借贷发生的时间、地点、人物、原因、款项来源、款项用途、交付方式、款项最终去向以及借贷双方的经济状况等情况。在当事人只能提供孤立的直接证据,尤其对于被告不出庭或是不作抗辩的情况应该格外慎重,应要求双方当事人对该借款事实的过程加以说明,可采取分别询问的方法,以核实当事人双方对债权债务发生的时间、数额等要素的说法是否吻合。必要时法院也可以依职权主动调查原始的会计账目,以核对双方之间的款项往来情况,以此识别借贷关系是否真实存在。
    B、对于离婚案件一方当事人为被告的财产纠纷案件,涉及因单方意思表示形成的债务的,   一是要审查举债时夫妻双方有无合意;二是要审查因债务产生的收益是否用于夫妻共同生产、生活;三要主动审查借款的用途、债权人与夫妻双方的关系、债务形成时夫妻关系的状况等。如果经过审查能够确认是夫妻共同合意形成并且确实共同享受了因举债带来的利益,则应由夫妻共同偿还,反之,由举债债务人个人偿还,这对因离婚而产生的的虚假民事诉讼能够起到一定的识别作用。
    C、对于已经资不抵债的企业、其他组织、自然人为被告的财产纠纷案件中的欠薪问题,要求用人单位出具原始劳动合同、工资发放记录或相关的考勤表等,严格审查劳动者与企业之间的劳动关系的真实性,防止以优先支付拖欠的劳动者工资报酬为由提起的虚假诉讼逃避真实债务。
    D、对改制中的国有、集体企业为被告的财产纠纷案件,可以
借助来自该企业的员工以及其他知情人士的检举、反映发现线索。另有学者建议,对于国有企业诉讼的,如涉及国家重大利益,人民法院应当通知人民检察院派员参加诉讼,以防止因虚假民事诉讼导致国有资产的不当流失。8
    (三)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机制
    1、建立法院内部对虚假民事诉讼的识别机制
    虚假民事诉讼案件往往具有涉案人员集中、关系密切、多发频发的特点,针对当前一些当事人利用法院内部案件审理信息沟通不畅而进行虚假民事诉讼的情况,有必要建立健全法院系统内部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信息共享平台。
    首先,建立立案、审判、执行相统一的案件信息共享平台,进行法院数据共享,逐渐形成覆盖全国的法院案件信息管理系统。使审判人员通过案件审判管理系统管理系统,可以对同一当事人的所有涉案信息实现快速检索,解决法院之间案件信息不畅问题。
    其次,建立虚假民事诉讼案件信息库,对虚假民事诉讼行为人建立专门的电子档案,有针对性的对其之后提起的诉讼自动进行核查,在其再次起诉时,只需要输入当事人名称进行检索,即自动链接出其在法院系统的诉讼信息;并在信息管理系统中添置提醒、预警功能,当遇到容易发生虚假民事诉讼的案件类型或相同当事人时,由系统进行自动提醒,提醒法院和审判人员予以特别关注。
    此外,有条件的法院可以尝试设立专门审查虚假民事诉讼案件的合议庭,将在立案或审理阶段发现的有重点虚假诉讼嫌疑的案件移至该合议庭进行重点审查,必要时可以形成审查报告上报至审委会,以决定下一步的具体处理。
    2、建立法院外部对虚假民事诉讼的识别机制
    A、建立与社会其他部门的信息共享机制。首先,要实现法院与公安、民政等部门的信息共享,可以了解当事人之间关系是否异常,是否存在亲属、朋友、同学等特殊关系;其次,逐步实现社会征信数据系统的建立完善,通过建立与银行、税务、房管等部门的信息共享可以获知当事人的财产、贷款、房产等经济情况。以上信息的及时获知对于法院识别虚假民事诉讼案件有着重要意义。
    B、建立公检法司多方联动机制。公、检、法、司四部门通力配合,加强信息沟通与合作,是识别虚假民事诉讼的有效途径。监察机关应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在审理、执行民事纠纷案件中,发现有虚假民事诉讼犯罪嫌疑的,应及时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进行进一步审查,以便及时、有效的发现、纠正和打击虚假民事诉讼行为。司法部门应该对律师、法律工作者、律师事务所、法律服务所及其它中介机构,因制造或协助当事人制造虚假民事诉讼的相关情况,通报法院并在各法院立案窗口公示,法院对于已经确定为虚假民事诉讼案件的恶意代理人可以以司法建议的形式建议予以处理。
                                  
 


(1)获天津法院系统二○一四年度学术讨论会优秀奖。
(2)王某某与韩某某民间借贷纠纷案,江苏省东海县人民法院(2012)东商调初字第0081号民事调解书
(3)陈宝成:《虚假诉讼引发北京法院系统最大窝案》,载《财新新世纪》2012年第34期。

(4) [澳]杰勒德•布伦南:《是“为人民的法院”,不是“人民的法院”》,载《人民司法》1999年第3 期。

(5)肖建国:《破解虚假诉讼需要多管齐下、打防结合》,载《人民法院报》2012年11月22日。

(6)苏力: 《关于能动司法》,载《法律适用》2010年第2期。.

(7)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防范和治理虚假民事诉讼行为的若干意见》,载于2014年7月6日。
(8)柴春元、刘金林:《规制恶意民事诉讼净化私权行使空间——“虚假(恶意)民事诉讼”研讨会综述》,载《人民检察》2004年第l期,第45-47页。
来源: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