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滨海法之苑 > 学术研讨
关于进一步完善速裁选案机制的调研 --以二审民商事速裁案件类型化研究为视角
  发布时间:2015-11-13 09:44:40 打印 字号: | |

 关于进一步完善速裁选案机制的调研

--以二审民商事速裁案件类型化研究为视角1)
天津二中院 立案一庭课题组2)
 
    自2011年3月份我院施行二审民商事案件速裁机制以来,速裁工作机制在我院运行了近四个年头。二审速裁机制已经在提高审判效率、案件繁简分流等方面体现出独特的优势。随着审判工作规范化要求的不断提高,对二审速裁机制的研究需更加深入与细致。本文拟在分析速裁审判庭近三年来的审判数据的基础上,从审判实践的角度对速裁案件进行类型化研究,以期建立更加完善的速裁选案机制。
    一、二审速裁机制的功能定位
    (一)   二审程序的固有功能
    二审速裁机制适用的前提是二审程序,而我们在探讨二审速裁时最易忽略其二审程序的固有特性,所以在强调速裁的同时,我们需首先对二审程序的功能定位进行明确,从而限定探讨二审速裁功能的语境。
    1、审级设立上的纠错功能
    我国是两审终审制国家,二审程序需对一审作出的尚未生效的裁判进行审查,并作出终审裁判,所以二审程序的主要功能是对一审的事实认定、法律适用以及审理程序进行审查,从而对一审程序中发生的错误进行纠正,确保裁判的公正。
    2、维护当事人诉讼权利的救济功能
    在司法实践中,一审裁判的错误率是远远低于二审上诉率的。对于原审裁判并无错误而亦选择上诉的当事人而言,二审程序保障了其通过另一更高审级的审判组织对其纠纷再一次进行审理的程序性权利。
    3、化解当事人矛盾,实现定纷止争的功能
    当事人既然选择上诉,即是对一审裁判结果不满,二审程序经过审理,进一步明晰案件事实,进一步向当事人辩法析理,进一步打消当事人的疑虑,进一步做化解双方矛盾的工作。部分案件经过二审程序后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即是将一审未化解的矛盾在二审程序中得到解决。
    4、促进辖区内法律适用与裁判尺度统一的功能
    二审法院均面向数个一审法院,二审裁判对于基层法院的示范引导效应是不可忽视的。同时,存在于审判制度之外的沟通机制,使得二审程序更为强化对于辖区内一审法院法律适用及裁判尺度统一的作用。
    (二)   二审速裁机制的特有功能
    1、缓解案多人少压力,提高审判工作效率
    速裁机制是伴随着各地法院诉讼案件激增,法官办案压力加大的司法背景应运而生的。速裁机制通过适当简化部分工作环节,设立速裁案件快速审理通道,提高审结案件的速度,快速实现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2、实现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
    适宜速裁的案件均为事实相对清楚,双方当事人争议不大的简单案件,其他案情较为复杂、当事人争议较大的案件则交由普通审判庭进行审理。这样可以在司法资源总量保持不变的前提下,通过优化配置,提高工作效率;同时还能集中精力与优势力量审理疑难复杂案件,提高审判质量。
     3、减少当事人诉累,提高司法的便民性
    “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民众对于司法效率的追求与对司法公正的追求是一致的。部分当事人利用二审程序拖延时间、转移财产,从而损害对方当事人利益。速裁机制通过快速审理案件,可以及时固定胜诉方当事人的权利,确保其权利的早日实现。
    二、加强案件类型化研究从而规范二审速裁选案工作的必要性
    适宜二审速裁的案件应是相对比较简单的案件。与基层法院一审速裁机制不同,我院对于经审理发现不适宜速裁机制审理的案件,并没有转入其他业务庭审理的相关通道,所以更需发挥速裁选案的入口把关作用,严格筛选符合二审速裁机制的案件。
    (一)有利于发挥二审的固有功能
    速裁机制由于其审限要求短,案件量大,平均分配到个案上的时间较少,所以不能保证对于疑难案件投注相对应的时间与精力,不利于二审纠错功能的发挥。同时由于速裁案件广度有余而深度不足,亦不足以承担起指导和统一辖区法院法律适用的功能,故实践中存在争议的新类型疑难案件亦不适宜速裁。
    (二)有利于化解当事人矛盾
    在二审阶段,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以及对法院的不信任感不但没有化解而且有逐步加深的趋势。所以二审审理阶段更应加大对当事人的释法明理和矛盾化解工作。而将当事人情绪激烈、有信访苗头的案件交由其他业务庭审理,可以使法官有更充裕的时间做当事人的调解工作,使当事人服判息诉。
    (三)有利于发挥速裁机制的作用
    实践中,选案阶段对案件难易程度的把握存在一定的误差率,同时在选案阶段对二审审理阶段发生新情况、新问题无法预知,速裁案件中仍会有部分较为复杂的案件。该部分案件虽然数量不大,但牵扯审判员大量时间和精力,占用审判资源,影响审判效率。
    三、近三年来我院速裁案件类型及特点分析(统计数据截止至2014年11月24日17时)
    (一)从选案案由上看,速裁案件案由分布较为规律
    (表一)     2012年主要案件类型排名表
排名
案由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1
买卖合同纠纷
184
11.5
2
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
157
10.8
3
经济补偿金纠纷
105
8.4
4
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111
16.4
5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
84
13.6
6
离婚纠纷
79
7.8
7
民间借贷纠纷
76
10.2
8
返还原物纠纷
62
14.5
(表二)     2013年主要案件类型排名表
排名
案由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1
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
249
13.7
2
确认劳动关系纠纷
224
4.2
3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
195
9.3
4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142
12
5
买卖合同纠纷
132
10
6
经济补偿金纠纷
126
13.8
7
离婚纠纷
86
7.1
8
民间借贷纠纷
81
11.6
(表三)     2014年(1-10月)主要案件类型排名表
排名
案由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1
买卖合同纠纷
182
10.9
2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142
12
3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
137
8.7
4
经济补偿金纠纷
129
10.9
5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128
7
6
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
87
7.3
7
民间借贷纠纷
85
8.3
8
离婚纠纷
76
6.9
 
    根据我院近年来速裁审判庭所审理的速裁案件分析,速裁案件的案由集中在以下几个领域:
    1、劳动争议纠纷案件。主要为确认劳动关系纠纷案件、经济补偿金纠纷案件、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件等。近年劳动争议案件数量较大,且存在同一单位众多职工起诉用人单位的连号案件,形成了诉讼请求固定化,审理尺度统一化,法律适用熟练化的特点,所以劳动争议案件历年来属于速裁选案的“重头戏”。
    2、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买卖合同纠纷属于合同纠纷的主要类型,也是日常生活中大量存在的纠纷类型,且部分买卖合同纠纷案情简单,仅对货款数额等存在争议,适宜速裁。
    3、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案件。近年来,随着房地产市场的持续升温,有关商品房销售合同的纠纷不断上升。速裁所选的案件中主要涉及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交付房屋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标准等。
    4、离婚纠纷案件。速裁所选离婚纠纷案件大多数为离婚判驳的案件,也有部分判决离婚案件,但双方当事人仅对是否离婚或者部分财产分配存有争议,争议点较为单一。
    5、保险合同及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此类案件虽然涉及两个案由,案件性质也不尽相同,但均涉及到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后的纠纷处理,在审理范围上有所重合。相对而言,此类案件法律关系较为简单,法律规定较为明确。
     6、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部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写有借条,借款金额较小,给付证据充分,事实清楚,适合速裁审理。
    (二)从结案方式上看,大多数速裁案件以维持方式结案
(表四)2012年—2014年10月速裁案件依结案方式统计表
年份
2012
2013
2014年(1-10月)
结案方式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案件数
平均审限(天)
维持
1119
11.1
1152
14.5
1011
15.1
改判
25
30.5
42
28.3
58
21.4
发回
22
35.3
25
29.4
31
28.1
撤诉
426
9.7
270
9.8
231
6.3
调解
162
12
161
15.7
229
6.2
裁定维持
319
9.6
440
9
271
6.2
撤销原审裁定,指令审理
13
12.3
24
17.72
61
22
驳回起诉
 
 
2
55
 
 
终结
 
 
 
 
1
7
管辖移送
3
14.7
4
12.8
1
2
其他
5
10
6
9.2
5
6.2
合计
2094
11.2
2126
13.4
1899
12.6
    1、维持案件占全部结案的2/3以上
    2012年以维持方式结案的案件为1438件,占全年结案的68.7%;2013年维持的案件为1592件,占全年结案的74.9%;2014年维持的案件为1282件,占全年结案的67.5%,均占到了全年结案的三分之二以上。
    2、调撤案件占全部结案的1/5至1/4
    2012年以调解、撤诉方式结案的案件为481件,占全年结案的23%;2013年调解、撤诉的案件为431件,占全年结案的20.3%;2014年调解、撤诉的案件为460件,占全年结案的24.2%,占全年结案的1/5至1/4之间。
    3、发改案件占全部结案的比率不足5%,但呈逐年上升趋势
    2012年以发回、改判方式结案的案件为47件,占全年结案的2.2%;2013年发回、改判的案件为67件,占全年结案的3.2%;2014年发回、改判的案件为89件,占全年结案的4.7%。
    (三)从审理期限上看,发回、改判案件所占审理天数最长;撤诉案件所占审理天数最短
2012年改判案件的平均审限为30.5天,发回案件平均审限为35.3天,撤回上诉案件平均审限为9.7天,全年案件平均审限为11.2天;2013年改判案件的平均审限为28.3天,发回案件平均审限为29.4天,撤回上诉案件平均审限为9.8天,全年案件平均审限为13.4天;2014年改判案件的平均审限为21.4天,发回案件平均审限为28.1天,撤回上诉案件平均审限为6.3天,全年案件平均审限为12.6天。审理天数是反映案件难度的一个重要指标,可见发回、改判案件的案件审理难度明显高于以其他方式结案的案件,而撤诉案件的审理难度最低。
    (四)从发改案件案由看,发回、改判案件的案由散见于各类案由中,并且与速裁案件主要案由的分布大致一致
(表五)2013发回、改判案件案由分布表
案由
案件数
买卖合同纠纷
7
财产保险合同纠纷
8
商品房销售、预售合同纠纷
6
追索劳动报酬纠纷
5
民间借贷纠纷
5
经济补偿金纠纷
5
排除妨害纠纷
4
返还原物
3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3
离婚纠纷
3
不当得利纠纷
2
其他案由
16
总计
67
     通过选取2013年全年发回、改判案件作为样本分析,发回、改判案件的案由分布较为分散,速裁案件的常见案由中均有涉及,并不存在某一类案由发回、改判案件数量畸多的情形。说明从选案案由看,目前速裁案件所选案由还是较为合理的。
    四、适宜二审速裁的案件类型归类
    确定案件是否适宜二审速裁的基本标准即是案件的难易程度,但在实务中疑难案件与简单案件并无明确的界限,也没有统一的判断标准。根据近年来速裁审判庭的审判实践,以及正反两方面的审判经验,可从以下几个角度筛选适宜速裁机制的案件。
    (一)从案由上看,传统民事案件以及部分合同类案件适宜速裁
    民事案件中的劳动争议纠纷、婚姻家庭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以及商事案件中的买卖合同纠纷、商品房买卖合同纠纷、保险合同纠纷等案件比较适宜于速裁。民事案件中的人格权纠纷、物权纠纷、侵权纠纷、不当得利纠纷,商事案件中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纠纷案件不适宜列入速裁案件范畴。对于涉及新类型以及其他专业性较强的案件亦不适宜速裁。
    (二)从送达方式看,可直接联系到当事人的案件适宜速裁
    对于可以电话、短信等方式直接联系到当事人或者当事人留有送达地址确认书,人民法院可以特快专递形式邮寄送达相关法律文书的案件,适宜速裁。对于一方当事人下落不明,原审法院以公告方式送达且缺席审理,二审时当事人仍然下落不明,需公告送达的案件,因速裁机制审限的限制,不适宜速裁。同时,对于当事人因旅途较远,或突发疾病、事故等情况要求延期开庭的案件,一般情况下亦不适宜速裁。
    (三)从矛盾冲突上看,双方当事人争议不大的案件适宜速裁
    双方当事人矛盾较为单一、争议点较少、双方情绪较为缓和的案件适宜速裁。对于双方争议较大,对立情绪或对法院情绪较为激烈,并且有信访苗头的案件,一般不适宜速裁。对此,可以从上诉状、原审庭审笔录、合议笔录等方面了解相关信息并进行判断。
    (四)从法律关系上看,双方当事人法律关系较为简单明确的适宜速裁
    确定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关系,是正确适用法律的前提。对于保险合同关系、买卖合同关系等,有明确的认定标准,认定起来比较简单。而对于某些法律关系,如劳动关系与劳务关系,债的加入与代为履行等,界限并非十分明确,在司法实践中容易混淆,审理存在难度,故不适宜速裁。
    (五)从法律适用上看,法律规定较为明确,审理思路较为类型化的案件适宜速裁
    某些类型的案件涉及的法律争议问题较少,且法条规定的较为明确,或者虽然没有明确规定但是司法实践中已经形成了较为一致的操作标准与尺度,比较容易形成类型化与统一化的审理思路,此类案件适宜速裁,比较典型是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和商品房销售合同纠纷案件。对于涉及新领域、新类型,法律、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司法实践中存在争议的案件,不适宜速裁。
    (六)从二审提交证据的情况上看,当事人提交新证据较少的适宜速裁
    对于二审期间当事人并未提交或提交少量新证据的案件适宜速裁。对于当事人提交大量新证据,二审亦需组织大量时间予以质证的案件不适宜速裁。同时,对于二审需要鉴定、外出调取证据的案件一般情况下不适宜速裁。
    (七)从处理结果上看,可以维持方式结案的案件适宜速裁
    通过初步查阅原审法院文书及上诉状,可对原审裁判的事实认定、法律适用、审理程序等方面进行初步审查,从而对该一审案件能否维持形成初步判断。经审查可以维持的适宜速裁,对于原审认定事实、适用法律存在问题,一审程序严重违法的,不适宜速裁。
    五、进一步优化我院速裁选案机制的建议
    (一)程序审案件不宜全部纳入速裁案件范围
    目前对于一审以裁定方式结案的上诉案件原则上均确定为速裁案件,包括管辖权异议案件、不予受理案件以及裁定驳回起诉案件。管辖权异议案件仅涉及一审案件的管辖权问题,不涉及案件实体问题,且法律、司法解释对于管辖权的规定较为明确,适宜速裁。对于不予受理案件,属于在立案阶段即可判断出案件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案件涉及的基本为程序性问题,且并未进入实体审理阶段,也适宜速裁。但裁定驳回起诉的案件则较为复杂。裁定驳回起诉的案件已进入实体审理阶段,经实体审理才发现不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部分案件涉及的事实比较复杂,当事人争议较大;部分案件裁定驳回的法律依据往往涉及政策性问题;甚至存在因案件审限过长,在年底突击结案中进行“技术处理”而将案件裁驳的情形。此类案件往往比较疑难复杂,且经过长时间审理后当事人的意见较大,并不适宜速裁机制审理。
    (二)明确速裁审判庭具体收案案由
    通过几年的审判实践发现速裁案件的案由比较固定,而对于某些案由则几乎从未涉及,所以根据案由即可对是否适宜速裁作出初步判断。故建议对适宜速裁案件的案由进一步筛选与明确,确定具体的速裁审判庭收案案由,更好地实现速裁案件的类型化。
    (三)实现选案人员的固定化与专业化
    从以上分析可以得出,速裁选案没有模式化的规定,也没有对号入座式的操作指南,其标准需要选案人员具备一定的审判实务经验才能较好地把握。目前承担我院速裁选案的人员仍兼任其他工作,在精力上无法保证对速裁案件的“入口”进行较好的把关,故建议设立速裁选案的专职岗位,挑选具有一定审判经验的同志担任专职选案员,实现该岗位的固定化与专业化。
    (四)建立疑难案件流出机制
    目前我院对于速裁案件立案后,又发现不符合速裁条件的案件,规定不得再向相关审判庭移送。故建议建立疑难案件流出机制,对于确实不适宜适用速裁机制审理的案件转入普通审判庭进行审理,保证案件的审理质量,同时使速裁审判人员可以集中精力处理适宜速裁的案件。具体可以流出的案件类型为:一是与其他业务庭的案件存在关联关系,或需要等待关联案件处理结果的案件;二是案情疑难复杂,且当事人明确要求不适用速裁机制审理的案件;三是其他确实不适宜速裁机制审理的案件。
 
 
                         
 


1)被评为二〇一四年度院级优秀调研课题。
2)课题主持人:刘秀玲;课题组成员:王晶 。
来源: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