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文在行动 > 文明司法
谈事丨法官故事:道歉
  发布时间:2018-08-22 10:02:13 打印 字号: | |

 

道歉

 

      “对不起,我上次态度恶劣,向你道个歉。”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这个电话把我的思绪拉到两周之前,那个不愿去回忆的场景。

       一起离婚纠纷的案子。一方两次起诉离婚,决心似铁;一方两次提出管辖异议,一副奉陪到底的架势。案子辗转三家法院。一对在婚姻围城中苦苦挣扎的人,婚姻早已不是温馨的港湾,而是两个人较劲的战场,战火纷飞,刀光剑影,在无法自拔的泥潭中越陷越深,疲惫不堪,伤痕累累。

       当我到达大厅的时候,一个50多岁的男人,头发凌乱,举止夸张,像一头愤怒的公牛,大肆宣泄着自己的情绪,声浪喧嚣,宛若决堤的洪水。他大声嚷嚷着我的名字,要求马上下来接待。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因为案子还没开庭,只是给他发了传票。

        “您是刘**。”我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他似乎找到了火力发射的目标,手拿一堆厚厚的材料靠近了过来。

        “您有什么事吗?”我小心地问道。

       “我的案子对方上诉了,你看着,这是我要交的材料。这几份是申请调查函,必须给我全部调查清楚对方所有的银行卡、股票、房产……这一沓是证据……”他的嘴唇上下翕动,语气急促、凌厉,不容争辩。

       “证据开庭那天当面提交给法庭就可以了。”我说道。

       “凭嘛现在不接收证据?你们想干嘛?”他的反应非常过激。

      一个在离婚官司中煎熬太久的人,敏感,多疑,情绪变得难以揣摩,就像毫无准星的飞矢,不知道会弹射到谁。

       “这个案子要是判得不满意,我跟你们没完……”冰冷的口齿,带着凛凛寒气。整个过程,喋喋不休,粗鲁无礼,引得众人侧目而视。那一刻,郁闷,恼火,愤懑,痛苦,种种感觉交织混杂在一起,已经分辨不出味道。即便如此,我还是耐心告知他诉讼注意事项。之后连续两天,他都来到大厅,又提交一些他自认为有用的材料,我都及时转交给承办法官。

      案子开完庭也是十多天之后的事。也许是他亲眼看到了承办法官的专业、公正以及不辞辛苦,情绪平复了许多,对外界的感觉也慢慢回归正常,于是有了那个道歉电话。

      选择原谅,是最好的方式,选择原谅,也是选择自己和自己和解。

     作者:朱思群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