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创文在行动 > 机关文化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作者:马凤岗  发布时间:2019-02-20 15:29:49 打印 字号: | |

四季更迭 初心不改——我和我的法官故事

作者:马凤岗

      三十年春花秋实,三十年砥砺奋进。值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创立三十周年之际,回顾近年来自己与学术讨论会的那些故事,不禁心潮涌动、思绪万千。春夏秋冬,四季轮回,正如这一年一度的学术讨论会,在时间的年轮里,给我们的工作带来春的明媚、夏的芬芳、秋的多彩、冬的纯净,给我们的生活注入生机和活力,给我们的理想插上腾飞的翅膀。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春之播种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朱熹的这首《春日》表面写游春观感,实则讲的是作者寻求圣人之道的心境。细细品来,自己却也深有同感。十年前,怀着“法以治国”的理想和对法学专业的特殊情愫,我放弃了去某市市委和证券公司的机会,毅然选择加入人民法院的司法队伍。然而,初入法院的头几年,部门内勤和司法统计占据了自己工作的大半时间,现实与理想的差距让自己感到有些彷徨。一次偶然的机会,在院图书馆借书时,发现了一本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二十周年纪念文集,随手翻开几页,竟被里面文章的内容深深吸引。一位位作者用细腻的笔触、真挚的情感诉说着与学术讨论会的故事,其中有很多作者都是初入法院的年轻干警,他们的所思所想引起了我的强烈共鸣,也在自己的心里播下了一颗种子,激发了参与学术讨论会的迫切冲动。从那时起,我便开始关注学术讨论会的相关信息,收集历年来的学术讨论会论文集,对其中的优秀论文反复揣摩,同时收集了大量的《人民法院报》、《人民司法》、《法律适用》刊物,希望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夏之耕耘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的这首《小池》生动描绘了夏日的明媚风光,后两句更是成为千古名句,常常用来比喻对初露头角的年轻人的赏识。这首诗用来形容全国法院学术讨论会也特别贴切。学术讨论会是全国法院最高水平的学术盛会,不仅以奖励规格高、参与范围广、获奖难度大而著称,更因其为广大年轻干警搭建了一个展现才华、放飞梦想的大舞台。不难想象,要从1700多篇全国法院报送的高质量论文中脱颖而出,不付出超乎寻常的心血和汗水是不可能的。

      万事开头难。虽然自己在决心加入学术讨论会队伍时已经做好了应对困难的心理准备,但第一次写论文还是碰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困难,如何做到“华丽转身”便是最大的挑战。首先,是从理论到实践的理念转变。以前在大学时受法教义学的影响,更看重宏观理论制度的构建或是法学概念的解读,但学术讨论会则强调论文写作服务于法院工作实际,主要是为司法改革提供决策参考,为法院管理提供论证支撑,为法官办案提供规则指引。其次,是从规范到实证的方法转变。传统的法学学术论文强调规范分析的论证方法,而学术讨论会更注重实证研究的方法,提倡用数据和案例说话。再次,是从“高大上”到“接地气”的文风转变。以前写论文时常常喜欢用一些“大词”“热词”去说教,而学术讨论会更偏好以朴实精准的语言直奔主题,忌用“官话”“套话”和“废话”。最后,是从集中化到碎片化的投入转变。在法学院时可以心无旁骛地专心写作,但工作后面对堆砌如山的卷宗,日复一日的调解、开庭、判决撰写和送达工作,只能利用下班后、睡觉前、周末等零碎时间写论文,这就要求作者能够静下心排除干扰、快速投入写作状态,并且持之以恒坚持下去。

      面对诸多困难和挑战,没有坚定的决心和坚韧的毅力是无法完成论文的。我一直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也始终相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的道理。为了保证写作进度,我给定下一个“小目标”,即每天坚持学习研究两篇获奖论文,或是撰写500字草稿,或是投入两个小时学习相关著作。不论学习环境多艰难,工作任务多繁忙,都要求自己当天必须完成任务。同时,努力做一个“有心人”。在办案、写综合文稿、读书、浏览微信、微博和网站过程中,一旦有所感悟或突发灵感,就马上记到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这样的方法虽然看起来很“笨”,但日积月累下来的收获却很可观。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秋之收获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刘禹锡的这首《秋词》赞颂了秋天的美好,也表现了借黄鹤直冲云霄的豪情。每年九月的初秋时节,是学术讨论会征文最后截稿并向国家法官学院报送的日子。经历了半年的努力耕耘,终于到了交稿的一天,看到最后打印出来的论文,我的内心总是五味杂陈,既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感,又有对评选结果的期待和忐忑,还有克服各种困难和障碍后的收获满满。暂不说结果如何,写论文的过程是我们对某个问题深入思考的过程,从中所获取的专业知识、实践经验、前沿信息以及理念升华,是无法用多审三五十件案子来替代的,而且会让我们在今后办案和工作中遇到相关问题时更加自信和从容。理论来源于实践,又高于实践,而撰写论文正是搭建了这样一个从理论到实际的桥梁,同时也为年轻干警们提供了快速成长的通道。有一次我查找三十年来天津法院获奖论文名单时,发现当年的作者有很多都已经成为所在法院的院庭领导和中坚力量,在全国其他法院应该也大抵如此,这也从侧面证明学术讨论会堪称法院优秀人才的孵化器。

      自参加学术讨论会以来的这几年,自己侥幸得过一等奖和二等奖,多次受到上级法院和本院嘉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参与者转变成了学术研讨工作的组织者。更可贵的是,有幸参加了几届全国学术讨论会颁奖和研讨活动,认识了不少各地法院的优秀作者,从他们的身上既学到了很多,也让自己看到了差距,从而激发了自己继续前进的动力。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冬之蛰伏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的这首《梅花》赞颂了梅花不惧严寒、傲然独放的高洁。而梅花的这种品格也可以用来比喻矢志不渝坚守司法岗位、坚持参加学术讨论会的作者们。受近年来“案多人少”矛盾的影响,各级法院都面临着较大的办案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坚持一边办案一边研究非常不易。与审判等工作相比,参加学术论文讨论会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而结果却无法预料。可以说,这是一件“费力且可能不讨好”的事情。因而,每年动员大家参加学术讨论会时,总会有这样的声音“工作太忙了!哪里还有时间写论文?!”每到这时,我总想对他们说:“这根本算不上理由,看看那些获奖作者们吧,哪一个不忙呢?”只管埋头办案,不会抬头看路的法官也许是“办案能手”,但称不上是“优秀法官”,更不可能成为“审判业务专家”。特别认同胡云腾大法官常说的一句话:“希望法官们不要当‘司法民工’,而是要当‘司法矿工’。”每年上千万件的案件就是一个大宝矿,学术讨论会上的许多获奖论文就是通过“挖矿”发现了有价值的选题,而如果放弃参加学术讨论会,肯定会错过宝贵的知识和专业财富。每年的冬季,从10月份到第二年的3月份,正是两届学术讨论会的过渡期,也是积蓄知识、贮备选题的最佳时间。好的选题是成功的一半,就我个人而言,通过近几年参加学术讨论会也积累了一些选题方面的体会,可以简单用六个字概括,即“小、清、新、大、奇、实”。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所谓“小”,就是要“小题大做”,学术讨论会论文要求字数为不超过一万字,这就决定了题目不可过大,否则只能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当然题目也不是越小越具体越好,还要注意适度性。

      所谓“清”,就是要清楚论文写作的可行性,做到心中有数,而不是盲目跟风。首先要清楚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有浓厚兴趣才能激发研究探索的欲望;其次要清楚自己的特长,是擅长理论研究还是应用研究,擅长司法制度研究还是司法实务研究,将兴趣和特长相结合才能发挥最大潜力;再次要清楚选题领域的研究现状,理论上有哪些研究成果,实践中存在哪些问题,外国有何规定,我国立法现状如何,有无漏洞,相关司法改革有何要求等等,而要搞清这些问题必须依靠充分的资料。

      所谓“新”,就是要“发前人所未发”,探索发现前人没有发现的问题和规律。学术讨论会的每一个题目实际上都是自成体系的,只有深入研究该题目相关学科发展的前沿领域,找到该体系的最大外延,才能发现有价值的选题。有一些线索可以深入挖掘,比如审判实践中有没有新类型案件或是新问题,最新的立法条文有没有争议点。一般而言,交叉领域的研究创新性更强。

      所谓“大”,就是意义要重大,属于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或是高层关注的难点、重点问题,一些“小众”问题虽然也很重要,但很难获大奖。

      所谓“奇”,就是选题的切入点要能够引起好奇心,具有“眼球效应”。要想从每年成百上千的论文中脱颖而出,不仅要看质量,也需要一定的适度包装。

      所谓“实”,就是选题的实用价值,包括对审判工作有无指导意义,对完善法律制度有无推动作用,对司法决策、司法改革有无参考价值。

谈事丨法官故事:我和学术讨论会的故事

 

      孔子云:“三十而立”。经过三十年的砥砺奋进,学术讨论会早已确立了在全国法院人心中无可替代的地位,成为代表法院学术水平的优秀品牌。从每年参加学术讨论会的一张张年轻面孔,一篇篇令人拍案叫绝的论文中,我们还能深切的感受到,三十年的学术讨论会仍像一个翩翩少年般年轻而有活力。正如这四季的轮回更迭,只要我们保持一颗永不轻言放弃的“法治”初心,就总能享受到四季如春的精彩人生。

责任编辑:天津二中院